> 文旅 > 散文詩歌
行走在春天里
2020-02-21  來源:本站原創

□ 張朝林zBe安康新聞網

zBe安康新聞網

行走在這個特殊的春天里,總想抓點什么。zBe安康新聞網

抓一把春風,柔柔的春風,輕輕地放在一棵準備醒來的小芽上,給它放進去一個春的夢。zBe安康新聞網

扯幾縷陽光,暖暖的春光,纏在那棵桂樹上,提前給它過一個八月的生日。zBe安康新聞網

揣上一兜芬芳,春的芬芳,拿回家,掏給母親,讓母親的心中,開一片燦爛的春花。zBe安康新聞網

在春天里,抓點什么,抓住一年大好的時光吧,抓住了春光,才能在熱情的夏里,得到旺盛的綠蔭;才能在深紅的秋里,獲得累累果實;才能在潔凈的冬里,淡定地積蓄。zBe安康新聞網

zBe安康新聞網

江堤上行人少,悠悠的漢水陪伴,青青的垂柳扯衣,燕子的喃呢縈繞,暖暖的春風簇擁。zBe安康新聞網

不小心的目光和江堤上的一簇簇迎春花邂逅,柔情地盯著我,我被盯得也輝煌了,燦爛了。這一春的使者、春的戀人,悄然地在江堤上流露風采。春風撓它,它笑。蝴蝶吻它,它笑。小鳥呼它,它笑。漢江喚它,它也笑。這個春的使者呀,背著春,在江堤上笑。zBe安康新聞網

zBe安康新聞網

漢江的江灘公園上,冬青和垂柳的家,安在麥冬上,安就安吧!春看上這塊寶地,也悄悄地和它們住在一起,春是個美容師,它輕輕地梳著柳樹的辮子,梳著梳著,就把一個個干澀老發的柳樹,梳順了,梳綠了,梳美了。它給冬青搽粉,搽著搽著,冬青靚了,麗了。它給麥冬打油,打著打著,麥冬嫩了,翠了。那幾株火紅的臘梅,偷偷地笑,這一笑,臘梅的臉更菲了。zBe安康新聞網

在這春光里,該走的走了,該來的來了,該靚的靚,該綠的綠,該紅的紅。這就是自然。zBe安康新聞網

zBe安康新聞網

這個春天的夕陽,有點怪怪的。zBe安康新聞網

站在一橋南看夕陽,那是美差??聰ρ?,須有耐心,那就是等。掛在頭頂的春陽,是個還沒結核的毛桃,有點紅,毛茸茸的,慢條斯理在頭上走。它攀過群樓,翻過大橋,跳入漢江洗浴,毛洗掉了,成了一枚剛剛煎熟的雞蛋,中間的那一圈黃,慢慢地、慢慢地朝四周擴散去,慢慢地白下去,它在安瀾樓上徘徊,這張懸在上空的煎蛋餅,讓安瀾樓流了口水,咬一口,蛋黃流出來了,紅里透黃的蛋黃,怪怪地流著、流著,最后的一滴流完,天色暗了,安瀾樓成為漢江的剪影,憨憨地臥在漢江的懷里,睡了。zBe安康新聞網

這怪怪的夕陽,明天起來,一定是通紅通紅的。 zBe安康新聞網

(責編:殷婷)
{ganrao}